【剪报 6】星洲日报

2014-11-27 州立华小 州立华小

20年奉獻州立 60載無悔人生‧彭忠良春風化雨38年


2014年11月26日,是彭忠良年滿60歲的生日;這位以教育為終生事業的校長將於生日前一天,即本月25日,在教育舞台上光輝謝幕,步入生命的另一個里程碑。

在州立華小任教超過30年的資深老師許美卿一談起校長,立刻豎起了大拇指,臉上堆滿了對校長的敬意與謝意。


她說:“校長雖然嚴格來說在州立華小只有19年又8個月,但是他對州立華小的付出與推進,至少有25年那麼多。”

許美卿用數字來強調,若換成是別人,或許需要用25年的時間,才能達到彭忠良這19年多來的努力成果。



10月卸任校長職工會總會長

彭忠良除了是州立華小的校長,他也是全國校長職工會第八任(2006-2014年)總會長,在今年10月剛剛卸任。

中學時期,彭忠良並沒有想過將來要投身教育,卻自小抱持學成之後服務社會的念頭。然而,在機緣巧合下,他於1973年進入華小擔任一年多的臨時教師,後來更進入詩禮國達師訓學院接受師資培訓。

在師訓受訓那兩年,彭忠良印象最深刻的是上邢廣生老師的課,來自中國的邢廣生除了文學底蘊深厚,認真教學的態度,對教育的熱誠,也進一步奠定了他後來將近40年的教育路。

他說:“當臨教的那些日子,由於沒有受過正規師資培訓,任何事都靠自己摸索,所以缺乏方向感。在師訓那兩年,邢老師引導我們思考教育的真正意義,也讓我們有了自己的教育信心與理念。”

對於恩師邢廣生的教育與啟蒙,雖然事隔多年,退休在即他仍然滿是感激。在彭忠良的言談中,不難感受到教育的感染力與影響力,是荏苒物換星移依然一代又一代的傳承著,如薪火般炙熱。

州立華小實踐對教育理念

對於自己38年的教育生涯,彭忠良認為在此刻退休,已經了無遺憾。

他說:“我所有對教育的理念與追求,都已經在州立華小實踐了,我想像中學校應有的`樣子’,也已經在州立華小得以實現了。所以並不覺得任何遺憾。”

彭忠良以“20年奉獻州立,60載無悔人生”,為自己的杏壇生涯作出總結。

即將離開領導了20年的州立華小,彭忠良坦言感到非常不捨。校內的一花一草一木,都是回憶、滿是情感。20年的光景中,他積極籌建校內的硬體設備,他也積極提昇師資再培訓,向董事部爭取每年撥出3萬令吉,讓老師們參與課程,不斷地尋求進步,以在教育學生時更得心應手。

彭忠良的教育理念是平衡教育,不只是重視成績,而是平衡地發展學生各方面的潛能。

“我們都聘請專業的教練、老師來帶領校內的課外活動,或預備學生參加各種比賽,讓學生不僅在學術上有專業的師資,更能享有優質的課外活動培訓。”

日前,州立華小舉辦小六生畢業典禮,同時也是彭忠良最後一次以校長的身份主持這項隆重的儀式。儀式結束後,學生們爭相與校長合影留念,而彭忠良更是“來者不拒”地欣然接受,對與學生相處的機會和學生們的愛戴,他特別珍而重之。

雖然校長年復一年地站在校園的這一頭,揮別校門另一頭的孩子們;然而今年,彭忠良在送別這一批孩子後,自己也將卸下校長職,走出學校。

應對英語教數理挑戰最難忘

談起教育生涯中最難忘的一件事,彭忠良提起了2001年,數理用英語教學對華小帶來的挑戰。當時身為全國校長職工會副總會長的彭忠良與職工會成員,和數個華基政黨在緊急的情況下商量對策,以確保當時的這項政策不會撼動華小以華文為媒介語教導數理科的地位。

“我們在24小時內,擬定了一份建議書,並交給華基政黨代表,讓時任首相馬哈迪明白華小的課程架構與具體方案,既不破壞華文教數理的地位,也在合理的課程調整下,確保華小生能在升中學時,在英文數理科有良好的銜接能力。”

彭忠良指出,那是全國校長職工會對華教極具代表性的一個貢獻。

朝令夕改
對教育前景不樂觀

談起他對我國教育前景的看法,彭忠良坦言不樂觀,他認為在教育規劃不穩定的情況下,常常出現“換人換軌道”的現象,損耗校長、教師、甚至是學生的精力去配合這種不規律的轉變。

“教育不同於其他事業,教育要在二三十年後才看得到成果,因此這種重心不穩、朝令夕改的政策轉變,會讓教育工作者無所適從。”

“另一方面,教育部雖然呼吁全面性發展學生的潛能,卻70%以成績來評估`高表現學校’,證明他們的理論與實踐有所衝突。”

彭忠良也提出,教育部對於學校的管理過於企業化,要求過多的標杆、報告(如校本評估),讓老師們疲於奔命、應接不暇,無法專心於教育工作。

他為老師們叫屈,認為教育部若真需要龐大的資料,就應該撥款給學校聘請輸入員,來輸入資料,而非加重老師們的負擔,處理數量龐大的報告。

他建議,教育部應該進行資料與資源整合,才能有效地推進我國教育的步伐,否則我國的教育將被一大堆旁枝末節給拖垮。

華社熱愛
華教發展穩定

雖然如此,彭忠良對於華教的前景卻相對樂觀。他說,華教一直以來都處於一個相當穩定的情況,這是因為華社對華教的熱情與關愛一直都沒改變過。

“只是在辦學上華小必須要勇敢地創新與嘗試,特別是對學校最寶貴的`軟體’也就是師資,尋求更多機會,讓老師得到更優質的培訓,以開創新的春天,否則進展將會非常緩慢。”

彭忠良說起華教發展的可能性,正說到興頭上,忽又思及華教在我國整體的教育結構中,並無法獨善其身,若教育部不對教育結構作出提昇與改變,華教也會受其拖累而無力。

對州立華小依依不捨

彭忠良揮別杏壇的驪歌已經聲聲響起,而他心中最割捨不下的是這所服務了廿載的州立華小。

星洲日報記者在彭忠良退休的數天前,到訪州立華小並陪著他繞行校園,以追憶的形式,向校園的每一個小角落說再見。

看著他以依然穩健的步履,走在穿行過無數次的長廊、走道、涼亭、禮堂、教室……這所他所摯愛的校園,彷彿看得見彭忠良對那一磚一瓦的情感,彷彿看得見他像一個建築師、工程師,建構了校園、塑造了校園中每一個莘莘學子。

(星洲日報/報導:張德蘭)


Read moreReport